53歲阿姨入住養老院「子女從未看望過」女婿:家散了,怨不得別人

delightW11 2022/11/03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

一個和睦的家庭,幸福指數,遠遠會比普通家庭高。怎樣才能把自己的家庭經營好?這個問題不簡單,答案也沒有統一,畢竟「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但是在經營家庭的過程中,以下案例是不可取的。

不然,就會像藍阿姨一樣。早早就住進養老院,子女一次也沒有來看望她,女婿更是直言:「家散了,怨不得別人,都是你咎由自取。」

53歲藍阿姨的自述:

我叫藍芬,今年53歲,我是51歲下半年入住養老院的。當時我去辦理手續的時候,工作人員很疑惑。畢竟我這個年紀入住養老院實屬罕見,何況我身體也沒有什麼大的問題,還有兒有女,花錢去養老院的確讓人難以理解,可不去養老院,我真的沒地可去,這一切都怨不得別人,事情還要從五年前說起。

我可以說是一個苦命的女人,沒有光鮮靚麗的背景,也沒有學歷,只是一個普普通通農村人,大半輩子都被生活折磨。剛出社會,沒有什麼職業可選,要麼做服務員,要麼入廠打工。我不怕吃苦,選擇入廠做一位流水線的工人。

我在廠里認識自己的丈夫,被他的花言巧語欺騙了,早早就和他結婚,生兒女育。婚后的生活更糟糕,丈夫對我不好,把大男子主義體現得淋漓至盡,家里我沒有話語權,什麼都要聽他的,否則他就會對我打罵。他就是認定我不敢反抗,認為我離開他養不活自己,養不活孩子。

可是他想錯了,兔子急了還會咬人,何況我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人。后來,我到子女成家立業后,果斷提出失婚。我不想再受他的折磨,子女看我經常被他欺負,也尊重我的選擇。

那個時候我沒有猶豫,還硬氣要求財產平分。經歷一些波折后,我成功失婚,也拿到該有的財產。那個時候我感覺自己如重釋放,對生活也更加向往,本以為我從此過上理想的生活,可后期的日子讓我非常的煎熬。

失婚后,身邊的親人勸我找一個再婚老伴,好好過日子,但是我一一否決了。我認為自己剛從泥潭爬出來,不可能在跳進去。我不想余生還伺候別人,我要為自己活一把,享受屬于自己的生活,再也不看別人的臉色。

我對往后的生活很有規劃,我辭去工作,尋找自己的愛好,比如跳舞、打牌、旅游等等成了我最熱衷的娛樂項目。隔三差五我就約一些姐妹出去玩,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又很快樂,可是我在享受的過程中,不知不覺把子女得罪了。

兒媳懷二胎時,想讓我去幫忙帶孩子,但是我拒絕了。當時兒子也在求我,說現在他的事業處于一個關鍵期,能不能更進一步就看這次機會,所以他不能分心,希望我幫他一把。可我當時只想自己已經幫帶過大娃了,二娃不應該還是我帶,何況我剛嘗到好日子的甜頭,不想就這樣結束了。于是我讓他們自己想辦法,可以讓親家帶也可以請月嫂,自己幫不了他們。

盡管兒子還是再三哀求,但我還是沒有松口,至于他們怎麼去應對,我也沒有問過。從身邊一些親人口中我得知,他并不好過。那時我感到兒媳對我產生恨意,以前她節假日都會問候我,給我買禮物,自從那次后再也沒有聯系,我也不當一回事。

后來,女兒遇到困難了,女婿因為一些事情被牽扯到一個案件中,要面臨一大筆的賠償,女兒就哭著找到我,希望我能接他十萬塊錢應急,等女婿的事情擺平了,她就想辦法海貨。當時我手里確實有個九十多萬,是失婚分的財產。

可是我卻拒絕女兒的懇求,還跟她數落女婿,說了:「女兒啊,男人不靠譜的,你看你老公不看清合同就簽,現在吃大虧了吧。我是有點錢,也心疼你,可我不能拿著錢去打水漂,畢竟經歷這次事情我真不確定女婿還能不能東山再起,所以你的事我幫不了,這是為了我的生活,做的最保險的做法,所以你還是自己想辦法。」

當時女兒哭得很傷心,說我太狠心,我當時覺得她不懂事,就找理由打發她離開我家了。我好不容易過上好日子,好不容易有點養老錢,要是拿出來幫他們,我以后該怎麼辦,所以我認為我的自私沒有錯,何況我為了養活兒子和女兒,受了不好苦,如今他們有能力養活自己,我沒必要為他們繼續付出,所以我更應該管好自己的錢,只有我有了錢,我的晚年生活才會過得滋潤。

天有不測風云,我過上一段舒適的日子后,也迎來一場劫難。48歲那年,我在旅游的時候不幸踩空,把腿摔斷了。我在外地住院期間,女人和兒媳沒有過來看我,只是兒子和女婿過來。后來我出院回到家里養傷的時候,女兒和兒媳也沒有來看我,當時我有點氣,就問兒子和女婿,她們怎麼不來伺候我,他們都回答就是要帶孩子,我感覺他們是在拿這個借口,搪塞我,甚至是惡心我,在提醒我當初不幫忙的后果。

讓兩個男人伺候我,毛手毛腳的,于是我請了一個護工每天付1300塊工資給對方。結果兒子質問我:「我們兩個人伺候你還不夠嗎?你還請護工至我們于何地?外人又怎麼看我們?」

當時我心里還挺氣的,我覺得又不花他們的錢,憑什麼說我?我都辛苦那麼多年,如今花錢享受又有什麼錯?我現在有錢買服務,是替他們分擔,以后我沒錢了,他們就要擔起給我養老的義務。

當時我說這個話的時候,覺得自己有錢,夠花了不用看他們的臉色,所以我覺得自己有說話硬氣的本錢。兒子被我的話懟得啞口無言就直接離開了,離開后他也不管我,也不來看我了。

后來,我康復后繼續一個人生活,可是腿卻不能像以前那樣便利,但也不影響正常生活,只是刮風下雨就會特別的疼,還有就是一些體力活做不了。于是我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每月花2萬塊錢去雇傭保姆。還別說,保姆照顧人,特別的周到,我每天都能準時吃上可口飯菜,也不用因為做家務而煩惱。以前自己活在伺候別人的生活中,如今輪到別人伺候我,那種感覺還真的不一樣,心里非常的暢快。

可是有保姆的生活我還是不能滿足,因為自己居住的環境太差,是失婚后分到的老房子,沒有電梯,上下樓很累,何況我腿之前受過傷,于是我想換個環境居住,便想把老房子賣了,去買一套小一點的電梯房,這樣我出入就方便了。可是新房子很貴,賣掉老房子和我僅剩的一點積蓄根本不夠,于是我想讓兩個孩子出錢給我買房子,于是就以有事商量,把他們找來我家。

當我把想法告訴他們,他們直接拒絕我的要求,還說我自私,他們都不愿意拿錢出來,我十分心寒,沒想到他們會這麼不孝順,于是我就和他們爭論起來,和他們掰扯我對他們的養育之恩,他們直接以經濟困難為由,不還我養育之恩。

這時一直不說話的女婿,對我直言快語說:「別人家的長輩都為兒子著想,怕給子女添麻煩,而你面對子女有難不幫,還請保姆、換房子,你可真會享受。你不能思考一下子女有沒有這個能力嗎?一出口就要買房,買房又不是買菜,天天可以買。還有你手里的那點錢,你都用來享受,我們也沒說過你,可你卻不知足,等你花完,還不是要我們養你,而我們也有自己的家庭要養活,你怎麼就不能為我們想想?」

女婿的話讓我很生氣,我直接懟他們:「老了我能指望你們嗎?你們家那麼遠,去你們那里現實嗎?去我兒子家,有兩個孫子等著照顧,我如今這樣不想受累,要求你們買房子,就是不給你們添麻煩。如果你們不愿意拿錢,你們就送我去條件好的養老院,那樣我也能接受,總不能這個你們還拒絕我吧?

當時女婿還想說什麼,但女兒攔住他了。我是對他們做法不滿,這個他們不同意的,我就跟他們鬧,看看別人知道他們不管我,人家會說他們什麼。最后他們選擇第二個方案,每人每月出兩千塊,送我去了一個不錯的養老院。

剛住進養老院,我還是很滿意的,那里的服務很周到,可是時間長了,我發現很多人對我有異樣的眼光,還對我竊竊私語,也許是看我這麼年輕就住進養老院議論我,還有我在養老院都快兩年了,子女都沒有來看我一次,只有春節的時候女婿來接我回去吃了一頓飯。

當時我還和女婿抱怨,抱怨自己養的子女都是白眼狼,可是女婿卻懟我:「你要這麼說,以后我真沒必要來接你了,你兒子和你女兒不能來,都是他們都很忙?為了你,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我們要供房,供孩子上學,供你住養老院壓力不是一般大,前陣聽你女兒說,因為生活壓力大,你的兒媳都跟你兒子鬧失婚。我們很少來看你,生活過得一地雞毛,這和你脫不了關系,家散了也是你鬧的,沒人來看你是你咎由自取,那怕你不那麼自私,你今天也不至于住進養老院,怨不得別人。」

女婿的話讓我很生氣,也很難受。可是這次我不敢反駁他了,他的話觸動了我。自己原本手里一大筆錢,卻被自己揮霍了,還要求不富裕的子女給予自己最好的生活享受,我確實自私了,還影響兒子的婚姻,我真的太不應該了。

那天過后我,我是相同了,子女已經恨上我了。我真的不能給他們添麻煩了,于是我把房子賣了,給自己交養老院的費用,不用她們的錢了,此生也在養老院度過,希望兒子和女兒能原來我當初的狠心和那些過分的事情。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