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辦完母親的葬禮,在老屋過夜,老黃狗「不停對著桌下叫」,她掀開一看淚流滿面

delightW11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李阿婆住在鄉下,養了三個兒女,她50歲那年,老伴兒就走了,阿婆也沒有再嫁人。她有三個孩子,其中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盡管三個孩子已經成家,阿婆還是補貼孩子們。

阿婆住在鄉下的老屋里,她把家打理的很細致,房前屋后種菜,喂豬,放牛。

農閑的時候,阿婆推著小車去鎮上的街口賣煎餅,這些年她靠著種田,種菜,賣餅的錢,幫寸著女兒。

大兒子是個會計,工作很忙,娶了城里的媳婦;二兒子成績不好,高中沒讀完,自己退了學,外出跟別人打工,如今他和老婆在工廠里上班,也成家立業了,在城里買了房子。

小女兒20多歲就嫁到附近的村里,失婚后一個人帶著生活。

小女兒梅兒在 城里賣雞蛋和賣菜,累死累活的干活,哥哥們很看不起梅兒,每次他們從妹妹的菜攤前走過,都裝作不認識。

盡管梅兒總是挑新鮮的菜和雞蛋給哥哥嫂子們送去,還是不受他們待見。

哥哥在外面吃飯喝9,從來不提他還有一個賣菜的妹妹,都覺得有些丟人。

梅兒總是偷偷的抹眼淚干,只能靠賣菜養活女兒,照顧老娘,依舊起早貪黑的做生意。

一晃眼幾十年過去了,李阿婆也是80多歲了,頭髮花了,頭髮白了,眼睛花了,皮膚也變得褶皺,身子佝僂著,成了一個老人。

李阿婆養著一條大黃狗,小女兒是不是騎著電動車回來看她。

后來李阿婆病了一場,就托人叫回兒女們,商量著誰給她養老。

可是兩個兒子都推辭著,在屋子外面吵來吵去,誰都不愿意把老太太接回家里去養老。

大兒子說:媽,你也曉得我媳婦身體不好,去了不方便!

二兒子就罵:大哥,誰不知道你家里有錢,我跟我媳婦每天都要去廠里上班,兒子也要上學,哪有時間照顧你啊。

兩個兒子在外面推來推去,誰都不想把老太太接回家照顧。

老太太心寒的抹了一把眼淚,眼淚滴吧滴嗒的掉,自己白疼這兩個兒子一場。

小女兒梅兒對兩個哥哥的做法非常的氣憤, 她說:媽,他們不管你,我管你!

兩個哥哥松了一口氣,回城里去了。

梅兒把娘接走,每天給娘親洗衣服,娘還能幫她看看菜攤。

梅兒疼娘,怕娘牙口不好,每次吃飯都把飯菜,牛肉燉的爛爛的,單獨給娘吃,而且隔三差五的在街上買來松軟可口的糕點給娘吃,讓太太。

她不嫌娘臟,每天就把娘的房間收拾幾遍,打掃的干干凈凈,陪娘說說話,揉揉肩膀,一直到下午才出去做生意,擺攤賣菜。

鄰居都說:梅兒,好幾日沒見到你了呀!你忙什麼呀,生意都不做了,不得少賺多少錢?

梅兒笑著說:我要回去照顧我媽,我媽老了,錢再重要,也沒有媽的身體重要。

梅兒是個孝順的孩子,經常推老太太曬曬太陽,陪老人說說話,轉轉彎,不讓老人覺得孤單。

這樣過了好幾年,老人老了,她知道自己要走了,不愿意留在女兒家里,怕給女兒帶來晦氣。

后來梅兒就把娘送回鄉下老屋,又買了新被罩,新棉花,讓娘住的舒服。

結果第五天的時候,娘湯水不進,精神頭子越發的好,拉著梅兒說小時候的故事。

兩個兒子也回來了,看了眼老太太,老太太就走了,后來女兒幫老太太辦完了葬禮以后,兩個兒子就借口家里有事開車走了。

他們害怕留下來過夜,畢竟他們沒有盡到孝心,怕老人。

梅兒沒有理會哥哥們,把酒席的剩菜和剩飯收拾了一下,喂了老黃狗,就帶著女兒在老屋里過夜。

半夜的時候,老黃狗不停的對著桌子下叫,梅兒覺得奇怪,就趴在桌子下面去看,桌子下面的角落里,不知道時候掉進了一塊骨頭,難怪狗叫。

梅兒把骨頭掃了出來,給老黃狗吃,結果掃出來一個藍色花布的包,她一看就傻了。

她打開布包里面是娘的針線盒子,盒子里面是娘的金鐲子和存折,還有一份遺囑。

遺囑上面寫著:女兒,媽去世以后,家里的房子,田,還有媽這些年省吃儉用攢的36萬元錢也全部歸小女兒梅兒。

小女兒哭了,對著柜台上娘的遺像說:媽呀,人心都是肉長的,我愛你,你也疼女兒呀,下輩子咱們還做母女!

(圖片來源于網絡)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