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歲老人隱居深山20年,舉債1300萬造了一座城,有人出一億,他卻不樂意

delightW11 2022/11/0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貴州的大山深處,有一個占地百畝、奇特的石頭建筑群:

有石砌的拱門,有圓形的城堡,有方形的碉樓,更多的是一排排柱狀的石人。

整個建筑群,主體是用廢棄的石料、瓦片堆砌而成,而裝飾物也都是用陶罐、木頭等舊物制作的。

乍一看,這建造方式就像孩子們搭積木一樣,隨心所欲,毫無章法,太過粗放、太過原始、太過古樸。

但仔細觀察,又會發現,所有的建筑風格,都驚人的一致。特別是眾多的石人,他們模樣各異,但神態卻驚人相似!

這些石人仿佛來自異域,不像是人們常見的塑像模樣,他們五官突兀,表情夸張,大都瞪著眼,張著嘴,呲著牙,神情詭異,讓人有些害怕。

來到這里,身處其中,有一種誤入了時空之感,仿佛穿越回到了一個古老又神秘的國度。

是誰在大山深處,建造了這樣一個具有異域風情的城堡?難不成是哪個古老的文明留下的遺跡?

這不是古跡,而是現代的一個叫宋培倫的八旬老人,從57歲起,花費了20多年的時間,傾盡大半生積蓄,舉債1300萬,帶領幾十個村民一點一點辛苦打造而成。

宋培倫老人,為何在即將退休之際,拿出全部積蓄,耗時、耗財、耗力地打造出這樣一個怪異的仿古建筑群呢?

他難道是有錢人,為了娛樂?

他難道是為了博關注,搞商業化建筑,為賺錢?

宋培倫老人不是富翁,更不為賺錢!

相反,他為了建「古堡」,幾乎耗光了一生的錢財,甚至不惜高額借債!

而在「古堡」開始盈利年入3100萬、甚至被估值上億元時,他竟然分文未收、無償捐給了學校。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宋培倫老人為何要建這樣的一個「古堡」?

為何辛苦20多年建成的「古堡」,有了收益后卻拱手讓人?

為何有錢不賺,為何放棄成為億萬富翁的機會,白白送人?

他這麼做,到底是為什麼?

1

宋培倫,是一個特立獨行、敢闖敢干、又頗富傳奇色彩的老人,他從小到老都和別人不同。

1940年,他出生在貴州湄潭的普通農家,因為故鄉盛行「夜郎文化」和「儺文化」,他自幼就常聽老人們講起夜郎古國的故事;

也經常能看見人們帶著象征神靈的面具表演「儺戲」;兒時在山上玩耍時也見過很多神秘的古城堡。

這些古老的、有著原始魔幻色彩的傳統文化,令他著迷,他內心常幻想著有朝一日要把夜郎古國復刻出來。

少年時因受到豐子愷等畫家的影響,他又迷上了漫畫。沒有老師,他就自學,憑著刻苦執著的勁頭,17歲就在報刊上發表了漫畫作品。

但畫畫只是他的業余愛好,他年輕時曾是一名工人。

但職業并未影響到他對藝術的熱愛,他在業余時間,一直沒有停止過創作。

人到中年時,他又喜愛上了雕塑和陶藝。

1984年,他創作的漫畫《也是足球》,獲中國足球漫畫金章獎。

1986年,他創作的雕塑作品《面具臉譜》,又獲得國家大獎。

1987年,因為有了一定的名氣,他被特聘為貴州一所大學的雕塑老師,作為自學成才的典范,當年還受到了貴州省的嘉獎。

從工人到大學教授,這樣的華麗變身,讓很多人羨慕不已,但宋培倫卻沒有因此改變自己的個性和行事風格。

他因為受不了固定的創作模式,當了兩年教授后,毅然放棄了鐵飯碗,辭職了,成為了一名自由職業者,他的舉動在那個年代,令許多人不解。

沒多久,因才華出眾,他又受邀參加美國的「錦繡中華」的建設,成為了一名旅美藝術家。

在美國,他見到了雕塑家克扎克的雕塑作品——瘋馬山。

瘋馬山雕像,是為了紀念印第安的民族英雄瘋馬而雕刻的,它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雕像,從1948年開始籌備,已經70多年了,還未完工,克扎克早已去世,由克扎克的子孫們繼續完成。

巨大的瘋馬山的雕像,一下子觸動了宋培倫,勾起了他兒時要復刻夜郎古國的夢想,他要用后半生打造屬于自己的桃花源。

于是1996年,已經快60歲的宋培倫,放棄了美國的綠卡,放棄了安穩的生活,回到了故鄉貴州。

1996年的夜郎谷

2

1997年,他用了13萬余元,從貴州花溪租了一塊山谷,大約300畝,租期50年。

他拿出當時的全部積蓄130萬元,自己作為設計師,又從村子里請來的幾十個村民作為建筑工匠, 開始打造他心中的夜郎古國。

這一片山谷因遠離人煙,一直保持著原生態,樹木蒼翠,依山傍水,仿佛人間的桃花源。

宋培倫和工人們每天在山谷里穿梭,因地制宜,就地取材,依山而建。

把從山林里撿到的石塊,和從農村收集來的廢舊的陶片、瓦片等材料,經過一點點地敲打、堆砌,一個個石頭建筑物拔地而起。

他給這個建筑群起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夜郎谷。

對宋培倫來說,夜郎谷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是他心中幻想的夜郎古國的模樣。他打造的夜郎谷,是藝術創作,不是建筑工程;

所以他隨性而為,不追求工期,他和工人們就像搭積木一樣,按照他心中的構想,一點點搭建,這一建就是20年。

他不要現代的那種精雕細琢,他要原始的、自然的、粗獷的美。

他告訴工人大體的構想——以「儺文化」中的臉譜面具、古老部落圖騰為模板創作,然后就讓村民按照自己的方法搭建,所以每一件作品,看似神似,卻不盡相同。

20年的時間里,宋培倫遠離現代文明,隱居山中,吃了不少苦,遭遇了無數的困難。

當年夜郎谷屬于荒山野嶺,方圓幾十里都沒有人,不通水電,在這樣的條件下搞創作,困難可想而知。

而且當時沒車,工人們不便通行,就住在山洞里,而宋培倫從家里到夜郎谷,每天來回要步行5個多小時,這對于已經快60歲的人來說,確實不易。

1998年,大雪封山,工人們都回家了,他一個人留在沒有水電、缺衣少食的大山里,生活了兩個多月,自己砍柴、生火,吃野菜,饑一頓飽一頓的,過上了刀耕火種的原始生活。

2000年,工人們用石頭搭建房屋居住,他干脆也搬了進來,和工人們同吃同住。但冬天趕上枯水期,河里沒水,妻子只好幫他們從花溪運水過來。

雖說后來條件慢慢好轉,也通了電,但是生活環境依然很差。

妻子心疼他一個人太過艱苦,沒多久,和孩子一起搬進了夜郎谷,一家人在山里過上了隱居的生活。

3

雖說山里的條件艱苦,但仍可以克服,最難的是缺錢。

130萬元花完了,夜郎谷才初具雛形。

宋培倫為了讓夜郎谷得以持續修建和維護,2000年,無奈的他,辦理了營業執照,定期對外開放,賺取少量的門票錢來維持正常運營。

因為夜郎谷打造的初衷,是為了圓夢,不是為了賺錢。

他曾說過,不愿被錢綁架,因為人一旦被錢綁架,一輩子都過得不舒服。

所以宋培倫即使對外開放,也不大肆宣傳,只要費用能維持正常運營即可。

這期間,曾有人投資9000萬,想進行商業化運作,被他無情地拒絕了。

盡管如此低調,但是夜郎谷還是吸引了一些人。

歌唱家龔琳娜就特別喜歡這里。2004年,她和丈夫老鑼在夜郎谷舉辦了婚禮。

只是到了2011年,因為城市的擴容,地處偏僻角落的夜郎谷周圍,也熱鬧起來。

附近修建起了大學城,導致夜郎谷的道路被阻斷,無法正常營業,沒有收入了,夜郎谷一度陷入困局。

他只能四處去借,5年的時間里,欠下1300萬外債。盡管如此艱難,他仍舊拒絕商業開發和合作。

4

好在最終經過協商解決,2016年夜郎谷得以重新開放。

同年, 英國BBC,有個記者慕名來到夜郎谷,對宋培倫進行了采訪。經他報道后,夜郎谷從國外到國內被多家媒體報道,一下子被廣為人知,一夜之間就火了。

2017年,夜郎谷的游客紛至沓來,一年的門票收入就達到幾百萬,到了2019年,門票收入已經達到3100多萬元。

人來了,賺錢了,欠債也還了,但宋培倫卻輕松不起來,因為夜郎谷,不再寧靜。

來到這里的人逐漸多了起來,除了游客來參觀,網紅來打卡,一些攝制組來選景拍攝,還有一些畫家、音樂人也陸續搬到了這里生活,

雖然宋培倫并不喜歡熱鬧,也不善于和人打交道,但是他還是以谷主的身份,熱情地接待四面八方來的人。

對于游客,他隨和地與他們合影;對于藝術工作者,住在谷里,他免費提供住處,只是收一點水電費。

另外,隨著名氣的增加,夜郎谷的商業價值越來越高,越來越多的投資人來到這里,甚至有人出資上億,希望合作開發賺錢。

而且,夜郎谷的四周建起了很多的高樓大廈,曾經的荒山野嶺也成了炙手可熱的香餑餑。

夜郎谷從原來的300畝,被壓縮到100多畝,過去的滿山遍野的野花、原始樹木,都被各種現代建筑所取代。

因為邊界,因為租期,種種糾纏不清的問題,讓宋培倫無法靜下心來,夜郎谷再也不是那個隱藏在俗世中的安靜之地。

5

于是在他81歲那年,他做了一個驚人的決定,他把夜郎谷贈送給隔壁的貴州財經大學。

宋培倫只有兩點要求:一是不能商業化。二是門票收入,只能用于夜郎谷的創作發展以及對外交流。

對于宋培倫的做法,有人認為他太傻:

耗盡半生的心血造就的夜郎谷,在它名聲大噪產生高額利潤的時候,怎麼能無償捐贈了呢?為何不留給兒孫呢?

宋培倫卻認為,捐出夜郎谷,是夜郎谷最好的歸宿。

因為他年事已高,沒有過多的精力來管理夜郎谷了,而且夜郎谷是藝術作品,不屬于個人,應該屬于社會,只有把它捐了,才可以持續發展。

而對于錢財,他從不在意,他不抽煙、不喝酒,不在意物質享受,不需要名車名表,他只想實實在在做些事。

也有人稱贊宋培倫老人,稱他淡泊名利,品德高尚。

他付出半生心血建成的古堡,只是為了曾經的夢想,這個夢想無關金錢,只是單純的夢想。只為了給這個世界留下一點東西,怎麼不令人感動!

為了這個夢想能走得遠一點,他不計得失,哪怕百萬,千萬,甚至上億,都能坦然放下,如何不讓人敬佩!

對于不理解他的人,老人說,我不求所有人理解我和我的作品!

他說,夜郎谷,不只是為了完成他年少時的夢想,他是想通過夜郎谷,把中國傳統的文化傳承下去,讓后人能夠感知來自傳統的、原始的文化魅力。

因為現代人和自然、和傳統脫離太久了,過分地依賴現代文明的發展成果,而喪失了某些基本的東西,失去了和自然的鏈接。

人是從自然中來,也要回到自然中去,保持本真和自然的屬性,如何和自然和諧共處,這是現代人應該思考的問題。

而對于稱贊他的人,老人說,捐出夜郎谷,我只是管理上力不從心,和品德高尚無關。

如今,老人又有了新的人生目標,他要去建造另一個心中的桃花源。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