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大智慧的女人陳靜文!嫁入千億豪門,丈夫卻劈腿女學生,60歲倍受病魔折磨離世:因她太善良

delightW11 2022/11/09 檢舉 我要評論

你可以忽略這個史上最高調第三者的囂張,但我希望你能記住這位原配!

說她能忍的,都是一群不懂愛的小可憐!

01

非正室所生,一路學霸至博士

上個世紀90年代,大家還比較相信讀書能改變命運。

首富家的孩子,也是如此。

王文洋是 台灣首富王永慶二房的長子,

他小的時候,父親沒什麼時間照顧家里。

加上還有大房、三房兩家人要顧。

所以王文洋的媽媽就一個人拉扯5個孩子。

因為王永慶忙著做生意啊,所以只能一周多回一次二房家。

有時會忘記帶錢回來。

王文洋的母親楊嬌只能到菜市場去賒賬買菜。

看到母親這麼辛苦的王文洋,

在功課上異常努力。

一直拿第一名,用他的話來說就是 「小學我不記得我是第二名過!」

王永慶也比較看重這個長子,因為大房是童養媳,沒有生育任何一個孩子。

所以王文洋名義上也是大房的兒子。

沒多久,王永慶就把他送到英國上學。

王文洋一直念到了博士。

因為偶像是楊振寧先生,于是他去到了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念物理。

最后,拿到的是物理學的博士學位。

大家或許會以為王文洋的這個博士學位注水。

但他不是當下的富二代。

不是靠捐捐捐就能拿到學位的。

要知道,他拿博士學位的時候,是1975年。

人在世界上的影響力還沒有那麼大。

學完回家,他進入了父親旗下的南亞塑膠上班。

從課長開始做起,同時還能到台大當教授。

蘇有朋直到1991年,頂住壓力考進了難度最高的台大。

而那個時候,距離呂安妮事件發生,還只有4年。

作為高校老師的王文洋,表態過呂安妮事件背后,她的確有遭受不公平的待遇。

事件鬧大之后,王文洋辭去了台大教授一職。

轉而去到了 美國的伯克利大學的商學院任職,在那他教了一年書。

而在2007年的時候,他被邀請回到倫敦的帝國理工學院,

接受了該校頒給他的榮譽物理學博士學位。

跟他一同被授予榮譽頭銜的 ,還有英國女王的丈夫,菲利普親王。

英國君主夫婦在場見證了王文洋的受獎過程。

所有的教育經歷可以證明, 王文洋是個大眾意義上的物理學博士。

而非徒有虛名。

02

呂安妮史上最高調第三者,直接挑釁男方父親

呂安妮也是一個學霸出身,高中讀的是北一女,大學考進了台大。

是王文洋的學生。

王文洋坦言「呂安妮的功課非常好」。

當時王文洋是台大管理學院的MBA兼任副教授,指導呂安妮的論文。

后來,呂安妮想在台大繼續深造,就選擇了該校的商學院博士班。

筆試成績,她是第一。

但是復試的口試成績,卻是0分!

自然就考不上了!

落榜的呂安妮很生氣,直接把口試的主考官告上了法庭。

同時還把「性騷擾」罪名安到了這位洪姓教授的頭上。

對方自然也不爽了,兩方你來我往。

甚至連名嘴都參與了此事,

他為呂安妮開了一個記者會,公開了電話錄音等證據。

然后事情鬧得很大,就連記者下場調查, 卻意外拍到了呂安妮和年長自己17歲的老師王文洋關系甚密。

甚至還公開了王文洋和呂安妮拍的藝術照。

就此, 官司瓜變成了婚外情大瓜。

那時是1995年吶,再也沒有比第三者還精彩的八卦了。

本來,大家以為呂安妮能守點女德,出來道歉,分個手了事。

畢竟王文洋妻子兒女都有了。

那時呂安妮才27歲,王文洋44歲,而原配陳靜文47歲。

和原配 差距20歲的競爭,卻給了呂安妮極大的自信心。

況且,她盯上的這個老師,不僅能力出眾。

財力更是雄厚,王永慶是他老爸呀!

還有什麼對象能跟王老師比呢?

再說了,王永慶自己也是3個老婆, 窗戶紙被捅破之后,呂安妮越過王文洋,直接和王永慶對線。

因為,她太想進王家的大門了!

呂安妮寫了一封長達20頁的信,給王永慶。

里面詳細奉上了她和王文洋之間的感情細節。

信中更指出,

「我愿意效仿三姨照顧您一樣的,照顧文洋一輩子」!

這個三姨,指的是王永慶的三房老婆李寶珠。

也就是王文洋的三娘。

據悉,就是這一部分惹怒了王永慶。

誰愿意被一個膽大又有心計的后輩指點自己的婚姻,

甚至還說要效仿自己的三房妻子來許諾照顧自己的兒子。

這,「多麼會寫信,多麼會和長輩溝通感情」!

除此之外,呂安妮還在信里面表明,

「自己不要名分,也要跟著王文洋」!

好家伙!

這是準備賴著王家不走了!

而更過分的還在后面。

王永慶很喜歡自己的兒媳陳靜文,他把這份萬言書給了兒媳看。

沒想到陳靜文告訴他:

「爸,這封信是兩天前的晚上,王文洋和呂安妮的通話內容」……

本來事情就鬧大了,但呂安妮卻把王永慶牽扯進來。

這已經令王永慶火大了, 最后就連自己疼愛的兒媳她都不放在眼里!

王永慶大怒!

呂安妮不想離開王家,那就只能是王文洋離開家族公司!

于是,王文洋被離開了台塑集團。

雖然事后他否認了 被丑聞送走一事。

那時的王文洋認為, 呂安妮是很重要的人。

離開了台塑集團后,他沒有和原配陳靜文失婚。

但在1999年,和呂安妮有了一個兒子。

二人經常出雙入對。

一家三口會經常逛超市,吃美食。

當他們過得很幸福的時候, 原配陳靜文已經病到只有30多公斤!

03

如果這都不算愛?理科博士負了油畫大師

原配陳靜文早已為王文洋生下了一兒一女,但王文洋甚少陪伴過她。

大概, 理科生的辜負,從她那個時候,就開始了

陳靜文是王文洋人生中, 唯一明媒正娶的女人。

她很有藝術天賦,寫得一手好字。

他和王文洋在英國念書時候認識的,是王文洋追的她。

結婚后,和王文洋一樣, 陳靜文也在台大教書,教油畫。

陳靜文性格恬靜,又賢淑。

王文洋的大媽郭月蘭膝下無子,多年來都是陳靜文在照顧。

節假日會給員工、司機送禮物, 不愛穿名牌,愛買地攤貨。

而且是真心實意地喜歡普通又樸素的生活,曾經親手寫了《心經》送給公公王永慶當生日禮物。

所以,她一直都是王永慶最疼愛的兒媳。

呂安妮事件曝光后,大家還發現一件事。

原來陳靜文一直知道二人的婚外情,但她為了家庭的幸福,都忍下了。

甚至還幫王文洋隱瞞,一瞞就是瞞3年。

假裝王文洋每天晚上都回家睡,但后來王永慶一查, 才發現兒子在外面玩到那麼晚!

1995年,外界都在討論她老公那點事的時候, 她默默繼續上班。

臉上沒有表露任何異常,可身邊的人還是怕她心情不好,輪流陪她吃飯聊天。

可陳靜文從不跟友人抱怨過這件事,和那個三。

只是說 「孽緣」,且從未對王文洋出過惡言。

王文洋被王永慶趕出家族系公司后,力挺兒媳陳靜文 「她想要在南亞待多久,就待多久」!

陳靜文記下了公公的話, 「公公說絕對不會虧待我」。

于是,當王文洋和呂安妮出雙入對的時候,每周末陳靜文都會帶小孩去公公家吃飯。

其實, 像陳靜文這種善良少話的人,遇到不開心的事,很容易壓抑的。

她們不喜和外人分享痛苦。

王文洋雖然背叛了她,但在籌資開新公司的時候,她也跟著丈夫籌資。

朋友說她 「靜文真傻!人前人后都護著王文洋,支持他,委屈往肚子里吞!」

那個時候,高調的插足者呂安妮很得意地跟外界展示「戰利品」兒子。

就這樣,憋屈著憋屈著,陳靜文罹患了胃 癌。

從發現到離世,5個月,很快。

90歲的公公王永慶去看她的時候,哭了。

陳靜文最后在公公創建的長庚醫院,病逝,享年60歲。

葬禮,是丈夫一手布置的。

白色花為主,唯一的紅玫瑰是獻給妻子陳靜文的。

王永慶沒有參加。

呂安妮不敢現身。

陳靜文離開的時候,一對兒女還沒有成家。

鋪天蓋地的報道內容里,讓人更加心疼這位原配陳靜文。

再也沒有誰,比陳靜文懂愛。

再也沒有誰,比陳靜文更會愛人。

說她有 傳統婦女的美德,是不夠的。

得知自己得了癌癥時,陳靜文很想放棄治療。

但因為有太多關心她的親友,于是就不忍心了。

咬牙忍受病痛,就是不想傷害他們的心。

而那個時候,王文洋的弟弟得了鼻咽癌。

陳靜文即便自己也被癌癥折磨,還是飛到了香港去看望自己的小叔子。

還說自己打算去買有機蔬菜和放養的山雞, 要天天燉湯給小叔子喝。

說這個話的時候,她壓根沒想過自己也是要被照顧的那類人。

后來,她的病情越發嚴重,不得不回台。

在病床上躺著動不了的時候, 她還不忘招呼那些去探視的親友。

關心他們有沒有座位坐。

關心他們待會怎麼回去。

每時每刻都想著身邊的人。

有次她知道婆婆楊嬌要來看她,她就提前整理好儀容等著。

就是不想讓年老的婆婆看到自己的病容。

不想老人擔心。

「這種媳婦要到哪里去找」!友人感嘆道。

而對于王文洋,友人也好奇問過陳靜文。

「外界說你們是因為[夫·妻·生·活]出了問題,你長期抑郁,才生了這個病?」

陳靜文很認真回答了這個問題:

「我對文洋,絕對、永遠地愛著他!外面說的不是真的!」

病逝前王文洋帶著一個大氣球和蛋糕,攜著一雙兒女來幫陳靜文過生日。

他剛進病房,陳靜文就對他說:

「你這兩天在電視上講得很好啊」!

即便那個時候,她和先生王文洋早已沒有合照過。

不久后,她病逝。

周到地愛著所有人的她,在先生王文洋那,并沒有收獲該有的幸福。

有的只是體面的葬禮。

有地位有身份的好友來參加她的葬禮。

但,這些又能如何呢?

她現在已經孤零零地躺在了觀音山的墓園里。

至今也沒見王文洋對她有過任何愧疚的表示。

一邊說感恩妻子陳靜文,一邊說對外宣稱他不會再結婚。

「我這輩子已經簽過一張婚姻賣身契,覺得很恐怖。所以這輩子不會再有第二張賣身契了!」

他對她, 定義是賣身,定義是無奈。

隨后,他對呂安妮表示,自己不會再婚。

徹底斷了這位高調又囂張的第三者的豪門之路。

04

陳靜文唯一的女兒,才是王文洋生命中的例外

而已經老去的王文洋,開始珍惜自己的血脈。

因為呂安妮不讓自己見小兒子,他告過她。

而買了豪宅后,原配的一兒一女,都選擇和他住到一起。

特別是女兒王思涵,讓呂安妮的存在,低了一檔又一檔。

過去, 呂安妮總是想跟豪門王家證明自己,

有多特別,有多值得。

可是王文洋不選擇和她繼續生活在一起的2003年, 恰好就是寶貝女兒王思涵學成回 台灣的那一年。

哪怕是女兒已結婚,王文洋都十分疼愛自己的女兒。

這個跟自己唯一的妻子長得很像的寶貝,有時王文洋還會當眾喂她吃蛋糕。

牽手逛街那時必須的。

財產自然不必說。

在大房奶奶郭月蘭的授權下, 她名下的股票歸王思涵。

房產一大堆。

總價超百億新台幣。

甚至試過把女兒的孩子變成 內孫,來繼承王家的財富,但家族沒同意!

王文洋之前的公司取名,也是源自女兒的「Grace」英文名。

當然,在她面前,王文洋不會談到呂安妮。

而在王文洋現在的辦公室里,也沒有呂安妮的影子。

但是會掛有妻子陳靜文的字,還是家人的照片。

談起兩個孩子,王文洋得意炫耀他們的藝術天分,

「他們都遺傳到我老婆,各自都會寫毛筆字,只有我不會!」

(這是陳靜文的書法作品,掛在王文洋的辦公室)

當然,他的未來,也在做著跟老婆有關的事。

陳靜文逝世后, 他不僅為妻子創建了慈善組織,還有在高校設置王陳靜文繪書創作獎。

但這位世人眼里,最合格的妻子人選,已經永遠地離開了。

在妻子逝世后,才開始做這些,未免有點諷刺。

陳靜文這個好妻子,他不珍惜。

反而去珍惜她留下的血脈,留下的作品,以及影響力。

所以說,當初的 極度心軟,就不應該去觸碰極度理性。

后者易發展成冷血。

通常傷人不害己。

但算計的豪門,始終沒有改變陳靜文。

活在世的,卻到處去撿拾前人的痕跡,他未必是贏家!

功利是我們常見的一種評判論斷,但值得這件事,并不在他人的口中。

終究,人間一場煙火,盛開過即釋懷,不怪孤獨!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