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驚悚女作家獲100萬歐元文學獎,上臺領獎時卻嚇壞眾人,網友:真夠驚悚的

幸福因為分享 2021/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看時尚趣事,享受快樂生活。希望我能通過各種新鮮有趣的文章,讓你變得心情愉悅,每天快樂起來!閒的沒事幹?不如就看我吧!

西班牙人不會想到,上週五普拉內塔小說獎的頒獎典禮,會讓整個國家的文學愛好者陷入混亂。普拉內塔小說獎是西班牙規格最高的文學獎,也是全球獎金金額最大的獎項,獲獎者能得到100萬歐元。

(普拉內塔小說獎獎盃)

這個獎是西班牙出版公司普拉內塔在1952年設立的,專門頒發給用西班牙語寫作的未出版的小說,得獎者之後的出版必須通過普拉內塔公司進行。今年,文學界紛紛傳言,獲得最終大獎的將是風頭正盛的驚悚小說女作家,卡門·莫拉(Carmen Mola)。

(卡門·莫拉的官網照片)

愛讀小說的西班牙人都聽過卡門的大名。2018年,她的處女作《吉普賽新娘》橫空出世,進入2018年暢銷書排行榜前十,霸榜時間長得驚人,全國銷量超50萬本。這本書講的是女偵探艾琳娜·布蘭科(Elena Blanco)調查發生在馬德里公園的命案,既有傳統偵探小說的框架,也有恐怖驚悚的氛圍。

(《吉普賽新娘》)

卡門特別喜歡描寫殘忍恐怖的細節,書裡到處是鮮血和斷肢,震撼眼球的情節比比皆是。

毫無疑問,讀者也喜歡看這些內容。《吉普賽新娘》獲得成功後,卡門以一年一本的速度,繼續創作以艾琳娜為主角的系列小說。她的書每本都賣得很好,動輒有3、40萬的銷量,被翻譯成11種文字,還賣出了影視改編權。

(艾琳娜·布蘭科三部曲)

人們熱愛她的小說,同時,也對她的個人生活非常感興趣。卡門說過,這個名字只是她的筆名。

現實中,她是一個48歲的大學女教授,住在馬德里,已婚,有三個孩子。她說她的外在形象非常傳統,不想讓同事、朋友或媽媽知道她腦子裡有那麼多殘忍的幻想,所以不願意暴露真名。

(卡門在官網上的照片)

這些年,卡門只通過電子郵件和記者交流,非常神秘,媒體把她稱作「西班牙的埃萊娜·費蘭特」,名氣也進一步提高。(埃萊娜·費蘭特是一位全球知名的義大利匿名作家,創作出「那不勒斯四部曲」)有媒體問過卡門,她會不會在某個時間公開身份,她說絕對不會。「我永遠不會主動暴露身份,另外,我向你保證,那不會很有趣。」

(卡門在官網上的照片)

但這句「絕對不會」在100萬歐元面前,不值一提。靠著書稿《野獸》,卡門獲得了普拉內塔最高獎,為了拿到獎勵,她在上週五的頒獎典禮上現身,震驚了包括西班牙國王費利佩在內的所有人。

(上週五的頒獎現場)

典禮上,主持人看著名單,激動地喊出,「最高獎的獲獎者是,卡門·莫拉!」。

觀眾們掌聲雷動,張望著走上台的會是怎樣一位女子。

結果,音樂一響,三個中年男人站起身,開心走上舞臺……

他們和主辦人員一一握手,向國王、王后致意……

然後,興奮地舉起獎盃……

哎,等等,男人,還是三個?

這是怎麼回事?卡門她人呢? 額,他們就是「卡門」的真身。這三人分別是52歲的安東尼奧·梅賽羅(Antonio Mercero)、59歲的豪爾赫·迪亞茲(Jorge Diaz),和46歲的奥古斯丁·馬丁內斯(Agustin Martinez)。

他們都是西班牙影視編劇圈的大佬,創作過《中央醫院》、《黑道家族》、西班牙版《急診室》等熱門作品,有三十年的從業歷史,名氣很大。豪爾赫·迪亞茲在臺上承認,他們的女人身份是偽裝的。 「卡門·莫拉不像我們一直說的謊話那樣,是一個大學教授……她是我們三個人。三個朋友,在四年前的一天,決定集合才華,講好一個故事。」

「在文學領域,集體創作不像繪畫或音樂那樣受到重視,所以我們選擇了單個身份。」迪亞茲說,選女名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就是出于好玩。「我不知道女性筆名會不會比男性筆名賣得好,我不知道,但我表示懷疑……我們不是躲在一個女人身後,我們只是躲在一個名字後面。」

聽到這句話,西班牙媒體有些無語了。

卡門·莫拉只是一個名字?他們分明是設計出了一個完整的人設吧!在卡門·莫拉的官網,她的名字下面放著一組女性照片。照片裡明顯是同一人,只是不露臉,任何相信卡門女性身份的人,都會誤以為這是卡門的背影照。

這些年來,編輯三人組在採訪中也精心維持卡門的「外表保守,內心狂野」的女作家人設。她不能及時回復記者,因為有課和孩子。她說她和周遭世界格格不入,只有在文學宇宙裡才能感受到自由,是個利用授課空隙拼命寫小說的夢想家。

(卡門小說的廣告)

在《吉普賽新娘》賣出影視改編權後,媒體告訴她這個消息,她說她「激動到不可置信」。然而事實是,負責改編的剛好是安東尼奧·梅賽羅,他早就知道作品要被改編了。西班牙《世界報》說, 三人組推出這個人設只是為了行銷。 「有著三個孩子的大學教授,她白天教代數,晚上寫毛骨悚然的暴力小說。任何人都不會忘記這個設定。這個強烈的反差,是個非常好的行銷方式。」

女權組織非常不滿,認為這三人是徹頭徹尾的騙子。當人們以為卡門是個女人時,有不少媒體問他們「如何以女作家的視角看待某事」,這三個男人假裝自己真的有女性視角,給出並不具有參考價值的回答。比如,有記者問他們,如何看待女性在黑人性別文學中扮演的角色。他們說角色有平等,但作家還沒有平等。他們還說過很奇怪的話,「我們有女性受害者,我們有作家,有調查人員,但我們仍然沒有足夠的殺人犯。」

(梅賽羅去年寫的小說被卡門傾情推薦過,原來作者是同一人)

更讓女權組織尷尬的是,他們之前一直以為卡門是個女人,有機構把卡門的書放入「女性主義必讀」書目中,和瑪格麗特·阿特伍德這樣重量級的女作家擺到一起。現在知道卡門不是女人,這到底要不要刪呢?

西班牙平等機構婦女研究所的前主任,阿特麗斯·吉梅諾(Beatriz Gimeno)在推特上批評了三人組。「他們不光是用女性假名,還花了很多時間接受採訪,塑造出這個虛假形象來吸引讀者和記者。都是騙子。」

近年來,隨著女性意識的提升,很多讀者傾向閱讀女作家的作品,想看看女性視角。這種風潮也影響了出版社,對他們來說,推銷一個神秘的女作家,肯定比推銷三個編劇圈中年男性作家容易。有網友說,三人組就是乘了這股東風。「曾幾何時,女作家們需要躲在男性名字後面才能正常出版,但現在,這幾個傢夥想利用大眾對女性作品的渴求,裝起女人來了。」

「是的,這不僅僅和筆名有關。他們是創造了一個假人,不管是採訪還是其他事,都假裝自己是女人。」

也有網友說,回過頭來看看,其實卡門的男性氣息挺明顯的。「偵探艾琳娜·布蘭科,’一個怪異又孤獨的女人,喜歡格拉巴酒、卡拉OK、古董車,和SUV車裡的[性.愛]’。我覺得,光這句話就挺明顯的……」

「對,特別是SUV那段。感覺是很男性視角的描述。」

對媒體的批評,三人組說他們沒做錯什麼,用筆名是很常見的行為。普拉內塔小說獎說,他們知道公開身份會招來批評,所以 這次參賽用的是「假名後面的假名」。

原本,《野獸》這部作品的作者名是塞吉奧·洛佩茲(Sergio Lopez),主辦方查證後發現,這不是真人,真正的作家是卡門。

隨著卡門進入最終獲獎名單,主辦方進一步聯繫,發現卡門也不是真實的人,背後是安東尼奧·梅賽羅等三人。等找到真名後,

這100萬歐元的鉅款終于能成功交出去了……

很高興遇到好奇心旺盛的你,我就是要把天下所有新鮮的、有趣的、奇怪的事情分享給你,讓你每天都快樂和開心,也希望你能因此有所感悟和收穫。更多趣味新聞都在我的專頁,歡迎訂閱,我會每天更新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