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億身價費玉清,靠姐姐走紅,為什麼卻不肯幫養大自己的親姐還債?

delightW11 2022/06/27 檢舉 我要評論

費玉清是臺灣知名歌手,他是歌壇的老大哥,有過很多優秀的音樂作品,歌曲《一剪梅》、《夢駝鈴》、《相思比夢長》都是他的代表作品。他有一個別名叫「小哥」。

眾所周知,娛樂圈費玉清有一兄一姐,仔細盤點起來的話也算有些來頭。近日,關于費玉清姐姐費貞綾在某媒體平臺直播,怒言吐槽弟弟一毛不拔,很小氣一事在網上很快被傳開,引起網友一眾熱議。

費玉清本名張彥亭,家中有姐姐張彥瓊和哥哥張彥名,張家父母早年離異,兄妹三人的支出大多靠姐姐維持。

那時,兄弟倆上學沒錢,張彥瓊就去當服務員掙錢。

兄弟二人不好意思開口要生活費,便留張紙條,寫著「親愛的大姐,最近缺少一些盤纏,明兒個等候佳音,沒齒難忘」。一句「沒齒難忘」,就將兄弟二人對姐姐養育之恩的感激表露無遺。

張彥瓊17歲時,報名參加了臺北大飯店的駐唱選拔,當時她以瑪麗蓮夢露的造型亮相,一出場便驚豔四座。

後來她被星探發掘,進入了娛樂圈簽約中視,還給自己起了個藝名——費貞綾。

費貞綾的舞臺風格大膽、造型妖嬈還敢于拍攝性感廣告,很快就一炮而紅。

姐姐成名後,也不忘動用自己的關係,拉兩個弟弟入行,兩兄弟隨後也改了藝名——張菲、費玉清,業內稱呼哥哥是「菲哥」,故而把費玉清稱呼為「小哥」。

1973年,17歲的費玉清參加了《星對星》歌唱比賽,獲得第四名,歌唱事業由此開啟。

見弟弟順利入行,姐姐費貞綾加快了「開疆拓土」的步伐。恰逢有機會去日本發展,于是她便大舉「進攻」日本市場,沒想到大獲成功。

還是因其熱辣的舞臺風格和姣好的容貌,費貞綾很快火遍日本,豔名遠播東南亞。

在日本時,費貞綾還險些嫁作人婦,可為照顧兩個弟弟,費貞綾毅然放棄了這段感情,返回臺灣。

之後,她便親自扶持兄弟兩人上位,張菲成了著名主持人,而小哥成了家喻戶曉的歌星,「一門三傑」的名聲讓當年的姐弟三人甚為風光。

為了讓費玉清快速成名,費貞綾領著他登門拜訪了當時臺灣頂級音樂人劉家昌,懇請他幫助弟弟更上一層樓。

讓劉家昌沒想到的是,費玉清竟然擁有如此圓潤動聽的聲線,他誇讚小哥有「臺灣最美聲音」,並立刻與費玉清簽約。

小哥從1977年出版首張個人專輯《我心生愛苗》起,便逐步走上了臺灣頂級歌神的寶座。

當然,真金白銀也從那時起,如流水般跑進了費玉清的口袋。

1986年,電視劇《一剪梅》的同名主題曲就是費玉清的爆紅麴目,直至今日,這首歌的傳唱度仍然很高。

而十年後的《晚安曲》一夜刷屏,直接將費玉清送上了那個年代的頂流之位。

爆紅就意味著收入大增。

彼時,小哥的頭上幾乎就像貼了標籤——錢多多,圈內幾乎人盡皆知。

他的好友江蕙毫不掩飾地說:「他年輕英俊又有錢!」

還形容他是「金磚」。

當然,錢包已經「鼓鼓」的小哥並未亂花,反而是投資有道。他把錢用來買房子,買了很多房子。節目上,嘉賓開玩笑稱小哥的房產從忠孝東路一至七段全都有。

要知道,那可是臺灣最繁華的地段,寸土寸金,房價很貴。除了在臺灣黃金地段買房,他還投資新加坡房產。在新加坡最繁華的烏節路,他也買了一套房子,入手六七年都未曾裝修,一直空著。

為什麼閒置呢?因為這是投資房,只需房主坐等升值。

節目上已經被人公佈了這麼多房產,可坊間傳聞更甚。一次,費玉清途徑某處,看中了一套房子,便讓助理聯繫房東,想自己買下來。

可助理聯繫仲介之後發現,那所住處的房東就是小哥本人!換句話說,費玉清根本就記不清自己究竟有多少類似的不動產。

台媒很誇張,直接稱小哥為「娛樂圈包租公」。

房產數量眾多只是費玉清資產的一小部分,他還有更大的財富金山。小哥很善良,樂善好施熱衷公益,堪稱藝人表率。

但樂善好施也要有財力支持,他每逢天災人禍動不動就出手百萬,彰顯愛心的同時,也讓人看到了他雄厚的實力。

每年一月,還是費玉清固定往十幾個慈善機構匯款的日子,每年捐款數額高達千萬。

2020年12月,封麥之後他也未改善舉,向台南市護生園的徐園長捐贈了百萬元台幣(折合人民幣23萬元),用于救濟流浪狗。

每每出手都如此慷慨,必定是家底極其厚實的。僅僅是2019年封麥演唱會的全國巡演,小哥就狂攬了2.6億台幣,折合人民幣6千多萬元。

出道近半個世紀,外界估計其身家超20億台幣,折合人民幣4.6個億。

家財萬貫,難抵一個「敗家姐」

能掙錢、還投資有道,無不良嗜好、生活上又很節儉,費玉清完全是一副「財神相」。

眼看著兩個弟弟都闖蕩出一片天地之後,費貞綾在巔峰時期突然隱退經商,之後不久又宣佈出家。

這件事在當時曾引起了軒然大波。可更讓人大跌眼鏡的,還是費貞綾出家後的種種言行,絲毫不像一位修行之人。

她不僅迷戀奢華的物質生活、貪圖享樂,還在公開場合大談富貴享受的修佛理論。甚至自爆「小三」經歷,表示自己插足過他人的婚姻。

已成恒述法師的姐姐每每出現在鏡頭前,都像跳樑小丑一般,賣弄著她低俗的世界觀和扭曲的道德理論。

開記者招待會時,她炫耀地舉著手指向媒體展示著某印度富豪贈送的10克拉方形鑽戒。

在小S和蔡康永面前,又介紹自己手上的海藍色寶石戒指。

出行時,她身邊甚至還帶著所謂的「四大帥哥護法」,種種爭議行徑,惹得洋相百出。

另外,恒述法師的吃穿用度也都相當奢華。開寶馬、住洋房,只要她高興就拉著所謂的信徒去商場shopping。

張菲曾向媒體抱怨,姐姐的開銷太大,跟「信眾」一頓飯就花費一百多萬。

帶6-8人到國外遊玩,光是機票吃住就花了14萬新臺幣,折合人民幣3.2萬。

再比如,剛剛給她兩萬元,隔天她就又來要,好似一個無底洞,永遠填不滿。

張菲的形容,一點沒錯,無底洞是填不滿的。剛開始,張菲和費玉清礙于姐弟情分,一直供養著姐姐的大肆揮霍。

這就形成了一個怪圈,恒述法師錢來得容易,她就更加出手闊綽,穿金戴銀已經無法滿足她,最後她在袈裟上做起了文章。

她有很多件袈裟,其中大部分都是去日本定做的,類似于高奢品牌的「高定」款,一件袈裟少則幾十萬,多則三、五百萬台幣!

說她是位「花尼姑」不為過吧,種種行為真是給出家人抹黑。

但這些浮華的物質享受,還只是她能「作」的一部分,恒述法師最讓人氣憤的是「借債」。

2020年,費貞綾欠債4000萬的消息一下子刷屏網路,她還通過輿論給張菲、費玉清兄弟施壓,讓他們給自己還債。

但這次卻遭到了兄弟二人的聯合拒絕。張菲經紀人向外界表示,菲哥和小哥不打算幫她還債,這筆債務要靠她自己慢慢償還。

聽起來貌似無情,可實際上在近十年的時間裡,兄弟倆已經幫恒述法師還了近2億台幣的債務,單是2019年就還了1600萬台幣,折合人民幣340萬元。

兄弟二人的堅決,讓這位恒述法師大發雷霆,她直接召開記者會「控訴」兩人的罪行 ,還當眾給弟弟起外號,稱小哥是中國牙刷一毛不拔。

張菲是臺灣省的省長——省錢之長。(飯姐笑暈了哈哈哈)

並嘲諷兩人十年裡替自己還債2個億,純屬子虛烏有,並將兩個億解釋為:一個失憶、一個回憶。直指兩人忘恩負義。

作為姐姐,恒述法師對兩位弟弟的橫加指責,讓人心寒。

記者會上,她還歷數了自己為兩位弟弟的付出,稱早年間自己拿出過大筆財產替小哥解圍,為此還賣了敦化南路的一棟房子。

對于張菲,恒述法師也說幫過他的忙,同樣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很顯然,恒述法師是道德綁架,用自己曾經的付出要求兩位弟弟負擔自己如今奢靡的生活費用。

她對此振振有詞:當年自己手把手帶兩人入行,給他們做經紀人的時候分文不取,如今收一成(提成)也不為過!

又將兄弟倆每月給的5萬元生活費(折合人民幣1.1萬元),說成是「區區」小錢,完全一副瞧不起的姿態。

可別忘了,這每個月的5萬元,已經持續了十幾年,算算也有600多萬台幣了。

可這位恒述法師,根本就看不上這點錢,直接當著鏡頭說「這點錢拿來給我塞牙縫也不夠」!

這種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話語,怎麼能從一位出家人的口中說出來?

真是讓人看得義憤填膺!記者詢問恒述法師的欠債最後是誰幫忙償還時,她稱是一個網路「神豪」——只一個電話確認事件後,就將百萬美金打入了帳戶,這讓她感激涕零。

有人還了4000萬欠債,恒述自然有了底氣,對費玉清、張菲橫加指責,稱兄弟倆「毀掉了我的法身慧命」。

說到激動之處,她還將兄弟二人對自己錯誤行徑的揭露視為誹謗,稱那些言語有損她法師形象,並用帶有威脅的口吻指責:「謗僧可是要割舌頭、下地獄的!」

如今,姐弟三人已經徹底鬧掰,恒述法師將費玉清和張菲兩人拉黑,還提出了所謂的和解金——2個億。

還給自己的要錢行為解釋成:和尚、尼姑都是「死要錢」!

所謂恩罰有度,親情若沒有度,會不會也最終變成拖累?倆弟弟再能賺錢,也吃不消高利貸啊!

別人的事情,我們沒有評價的權利,不過還是希望他們能夠像小時候那樣,親如一家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