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女孩,在大城市當保姆5年,月薪50000元,自己掙錢自己花自由自在,不想結婚生子:享受一個人的生活

delightW11 2022/08/01 檢舉 我要評論

2021年11月的夜晚,在北京的冷風裡,一個女孩滿臉惆悵地錄下一段視訊。

「今天,我那條‘北京90後住家保姆的一天’視訊,被我媽刷到了。

她特別生氣,臭駡了我一頓,然後把我的微信刪了。

現在,吹著街頭的冷風,我覺得還挺慘的……」

看看這個「慘」女孩的其他視訊:

與雇主家小朋友合奏鋼琴,笑魘如花;

早上6點起床做早餐,韭菜餡餅、黑豆豆漿、雞蛋羹……手法嫺熟;

唱《春天的芭蕾》,音色很專業。

許多網友留言:

「知道媽媽為什麼不理解你了。」

「我作為一個有女兒的母親,看到這裡真的很難過。」

「我理解你,但更理解你媽媽。」

這個讓媽媽們迷惑又心疼的女孩,名叫尼莫(英文名,中文名字劉宇)。

(尼莫)

作為一個90後,她已有5年住家保姆的工作經歷,目前的月薪達到15000元。

身高1.53米,體重92斤的尼莫,喜歡研究小個子穿搭,大學本科音樂學,日本遊學一年……

原來尼莫是一名音樂學子,主修聲樂和小提琴,難怪樂器、唱歌都那麼專業。

高學歷、多才多藝,卻去做住家保姆,媽媽們不理解也是自然。

尼莫為什麼去做住家保姆?她有著怎麼的故事?

我們一起去看看。

被愛滋養的童年

尼莫是山東東營人,1992年出生,獨生女。

父母都是60後,國企職工。

同許多60後不同,尼莫的父母很開明。

他們深愛尼莫,卻從不「以愛之名」控制她。

這讓尼莫從小就養成了無拘無束,天馬行空的自由個性。

尼莫不光是父母的小棉襖,更是家裡的開心果。

和父母一起看小品,電視裡說上句,她能很快接下句,還表演得惟妙惟肖,總是逗得父母哈哈大笑。

(尼莫外出遊玩)

但逗樂歸逗樂,該管束的時候,媽媽一點不留情面。

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尼莫就被媽媽逼著學小提琴和電子琴。

那時候,每天的練琴時間,都是尼莫的噩夢。

多年以後,當她可以用小提琴賺取學費時,她最感謝的就是媽媽。

「幸虧有我媽媽堅持,讓我學有專長!」

但尼莫也有煩心的事。

十來歲時,她覺得自己長得不好看。

尤其是每次參加課外藝術班,看到那麼多漂亮的小姑娘,更覺得自己特別醜。

最受打擊的是,老師看那些漂亮女孩的眼神,喜歡又溫柔,到自己這裡,什麼都沒有了。

尼莫覺得很受傷。

(尼莫)

父母的愛、老師的偏向,在成長的日子裡,一直伴隨著尼莫。

好在父母的愛足夠深厚,足以支撐她,在這個世界勇敢地行走。

獨立成長那些年

升入中學後,學校在離家很遠的一個城市,尼莫成了寄宿生。

學校的管理特別嚴格,父母不在身邊,有事都來不及商量。

自此,尼莫開始學著自己做決定。

高中時,她的學習成績不算好。

為了考進好點的大學,她臨時起意,決定走「藝術生」的路線。

雖然她對音樂並沒有多大的興趣,但從小到大沒有放棄的音樂學習,卻在大學聯考時派上了大用場。

2010年,尼莫考入一所本科院校的音樂系。

上大學時,她不愛社交,不愛打扮,隨心所欲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畢業時,身邊同學有的去當音樂老師,有的考公務員,有的考研,有的創業……

而尼莫,心血來潮想出國。

多方權衡比較後,日本的費用和其他條件都相對合適一些。

于是,她決定去日本。

聽說女兒要去日本,爸爸馬上為她找來很多學習資料,期待她申請攻讀碩士。

但尼莫的初衷,只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她辜負了父母所願,只去日本讀了一年語言學校。

(尼莫一家人的機場合照)

2014年,尼莫背起行囊,隻身前往日本。

機場送行時,她拍下了和父母的合照。

粉色的外套,深色框眼鏡,燦爛的笑臉,早已習慣了獨立的尼莫,絲毫沒有初次遠行的慌亂。

而父母,也同樣面帶微笑,不似許多家長,滿臉擔憂。

好像,這只不過是一次普通的送行。

尼莫的獨立,父母的放手,由此可見一斑。

父母資助了她大部分學費,房租和生活費,都靠尼莫自己打工賺錢。

上課之余,尼莫打了兩份工。

一份在新宿的優衣庫總店,一份在工廠。

(尼莫在日本)

休息時,尼莫常常和父母視訊。

母親早沒有了機場送行時的雲淡風輕,她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淚,那是對女兒的牽掛和思念。

尼莫將媽媽哭泣的畫面截屏保存,她從中感受到母愛的溫暖.

但淘氣的她,也想以此為據,準備以後糗媽媽用。

在日本的一年,尼莫的日子過得豐富多彩:

她嘗試做各種美食,並拍照打卡,為生活創造儀式感;

去健身房健身,保持健康狀態;

和同學結伴遊玩,在工作中結交外向、開朗的朋友;

當然,也有很多崩潰的日子。

尼莫打工的優衣庫店,店長是個中國女生,超級能幹,管理很嚴格。

起初,尼莫的語言還不好,沒少因此挨店長的訓。

但店長告訴尼莫,自己也經歷過這個階段,還跟她交流自己的經驗。

這讓尼莫振作起來,學習語言的勁頭更足了。

尼莫說,這一年,是她真正獨立生活的一年;

也是這一年,讓她快速成長。

(尼莫在日本)

自由選擇職業

2016年,尼莫回國。

彼時的她,像一台精力充沛的電動小馬達,迫不及待地準備開始新生活。

尼莫從小就喜歡看綜藝,因為可以看到很多明星。

她一直期待,等有了條件,一定要近距離接觸明星。

于是,她選擇留在北京,進入化妝行業。

尼莫的想法,得到父母的支持。

說幹就幹,尼莫去學習化妝,學成後,做了化妝師。

(健身時的尼莫)

身背化妝箱的尼莫,去給綜藝節目的嘉賓化妝,給劇組演員化妝,還去做新娘跟妝。

她也如願以償,近距離接觸到很多明星。

終于又圓了一個夢,這讓尼莫很興奮。

但興奮的同時,她也感到了很多不適應。

工資很低,一個月下來才三四千元,除去房租,所剩無幾;

晝夜顛倒,常常是淩晨就從床上爬起來,有時還徹夜工作,太累了;

身體已經出現了不舒服。

一次偶然的機會,改變了尼莫的人生軌跡。

工作中,尼莫結識了一位嘉賓姐姐,她特別欣賞尼莫的熱情、活力。

後來,但凡有需要,她都會請尼莫來化妝。

一來二去,她還了解到尼莫曾經的遊學經歷和多才多藝。

(尼莫做的早餐)

2017年的一天,她告訴尼莫,自己需要一位住家阿姨,來帶孩子學習,問尼莫能不能去她家。

正為收入不穩定和熬夜頭疼的尼莫,有點心動。

而最讓她心動的是,如果去了,就可以省去房租。

但「保姆」、「阿姨」這些詞,對學藝術、有遊學經歷的尼莫來說,著實刺耳。

難不成父母費心費力培養出自己,自己竟要去幹「保姆」?

另外,能和雇主一家人融洽相處嗎?雇主和孩子會平等對待自己嗎?跟其他保姆的關係能處理好嗎?

尼莫還是猶豫了。

但最終,尼莫決定去嘗試,不試一下,怎麼知道自己行不行。

也許,這是一次改變人生的機會呢?

她給了自己三天的嘗試時間,這一試,便試出了自己的另一份職業;

這一試,便是五年。

住家保姆生活

三天下來,讓尼莫意外的是,並沒有出現大的問題,她感覺良好。

(尼莫教孩子彈鋼琴)

雇主家有兩個女孩,她負責照顧大女兒;

二女兒由另一個保姆照顧;另外,還有一個煮飯、幹家務的阿姨。

七人共處一室,尼莫處理起這樣的關係,還算過得去。

輔導孩子學習,對尼莫來說更不是問題。

一開始,尼莫不會照顧孩子。

但慢慢地,她習慣了和孩子的相處,並從心裡喜歡上孩子。

對待不熟悉的事物,尼莫都會去學習、去提升,這讓她一直處于成長中。

一年多以後,雇主全家移民去了國外。

尼莫並沒有多慌張,她向家政公司投遞了簡歷。

高學歷、多才藝,還有相關經驗的尼莫,順利找到下份住家保姆工作。

接觸到不同的家庭,對尼莫來說,也是不同的體驗,不同的學習。

遇到雇主家有會做美食的,她跟著學,還說「尼莫擅長將別人的手藝學為己有」;

看到不同的家庭,相當于「有了家庭的體驗」,並思考自己的未來;

她還慢慢總結出「住家保姆」的「職場秘笈」。

(尼莫做的飯菜)

現在,尼莫服務的是第四位雇主,這也是尼莫很感恩的一位雇主。

雇主家裡有一個6歲的女兒,還在上幼稚園,家裡另外有一位幹家務的保姆。

這家雇主在微信面試時,專門徵求尼莫的意見,問她喜歡被怎麼稱呼。

「就叫我尼莫吧。」

現在,雇主一家人都稱呼她「尼莫」,感覺很親近、很平等。

讓尼莫驚喜的是,雇主還給她準備了單獨的房間。

面對這樣親切的雇主,尼莫用更精心的服務去回報。

面試時講好,只需要她帶孩子彈琴、輔導作業,但她花式帶娃,給孩子梳出了各式驚豔的髮型;

本來只需要她打掃書房和自己房間,但她主動打掃兩層樓的衛生,還說反正上午也沒啥事,就當鍛煉;

家裡有做飯、做家務阿姨,但早晨阿姨帶孩子睡覺,她主動承擔起做早飯任務,曬出的早餐營養又養眼。

(尼莫梳出的辮子髮型)

看一下尼莫每天的工作軌跡:

早上六點起床做早飯,然後開車送孩子上幼稚園,回來幹家務;

中午去接孩子上網課,上完之後送孩子回幼稚園;她再回家做自己的午飯。

午飯後半小時,去接孩子放學,帶她上英語、擊劍等課外班;

晚上回家復習拼音、練琴、看繪本,八九點陪孩子洗澡。

做完這些,尼莫就可以下班了。

看起來挺緊湊,但其實非常瑣碎。

好在尼莫表示,目前的工作內容、環境,還有工資,自己都是滿意的。

(尼莫做的早餐)

而另一方面,尼莫也得到了雇主的認可。

雇主夫妻需要出差的時候,就放心地將孩子交給尼莫帶。

雇主還大方地讓尼莫在書房、廚房和她的臥室拍視訊;

只要遮擋住孩子的臉部,就可以和尼莫一起出鏡。

雇主孩子的嬸嬸,也就是雇主的妯娌,和尼莫成了朋友,一起滑雪、拍聖誕照,關係如同姐妹。

從2021年11月份開始,尼莫的視訊更新速度加快,更多的人了解到她的工作,也喜歡上了性格開朗的尼莫。

視訊中,尼莫分享小個子穿搭、化妝、花式早餐,英語、日語、鋼琴、小提琴……

更大方分享自己的生活體會、困擾,和網友交流自己的婚戀觀。

2021年12月23日,因為「90後女生做住家保姆月入過萬」的新聞,尼莫上了熱搜。

她既震驚又感動,她說:

「八百輩子都不可能的事居然發生了。

我本以為評論裡會有很多質疑的聲音,但事實並不是這樣。

這個社會好像對各種職業的包容度增加了,看到了大家的鼓勵,真的非常感謝。」

尼莫的本心是記錄生活,從沒想過能上熱搜、變網紅。

但在職場上「不走尋常路」的尼莫,是真的有點火了。

2021年下半年,尼莫的視訊賬號從幾百個粉絲,迅速上漲到超過10萬粉絲。

她的經歷和心態,讓年輕人產生極大的圍觀興趣,讓一眾媽媽們既欣賞又心疼。

(尼莫的房間)

千金不換的原生家庭

尼莫創造力爆棚,尋常的日子都能折騰出花來。

清澈的眼睛、真誠的笑臉、樂觀的心態,這是她在粉絲心中的形象。

有網友說:「尼莫肯定有個幸福的家庭。」

沒錯,這一直是尼莫引以為豪的一件事情。

在尼莫的視訊中,有這樣一句文案:

「我沒有任何背景和資源,甚至從事特殊和具有爭議的職業。

但爸媽身體健康,原生家庭幸福,這是我千金不換的財富,是我努力的全部源動力。」

有網友留言:

「你千金不換的財富,卻是我許下的下輩子投胎的願望。」

這個網友的留言,讓很多人產生共鳴。

(尼莫和媽媽)

父母給予尼莫的愛,讓她內心強大,遇到困難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

即使媽媽一時生氣,將她的微信拉黑。

她也是惆悵一時半會兒,即刻又滿血復活。

「沒事兒,過幾個月我帶著爸媽去三亞,我不信我媽不跟著去……」

其實,做這份職業的最初兩年,尼莫都是瞞著父母的。

畢竟,父母是年輕人眼中相對保守的60後,他們很看重面子。

在父母眼裡,學藝術的女兒,怎麼也得從事個「高大上」的職業,才能在親戚朋友面前,覺得臉上有光。

就這樣,一直到2020年初,尼莫都沒有向父母透露過自己的真實工作。

彼時,新冠肺炎疫情正肆虐,尼莫在家待了很長一段時間。

利用這個時機,她開始對父母做心理建設。

現在工作實在不好找;

哪兒裁員了,哪兒又減薪了;

有種「家庭教師」職業,是新興職業,發展不錯。

反正,就是表達自己要從事「新興、有發展的新職業」,把父母往這上面套路。

尼莫的爸爸非常豁達,女兒想做的事情,他都全力支持。

但媽媽還是不太能接受。

于是,才出現媽媽在得知她的真實職業後,拉黑她微信的畫面。

(尼莫跟父母坦白做「住家保姆」)

看到媽媽的反應,尼莫很矛盾,但她又不想停止發視訊。

于是,有網友出主意:「可以在某書發,60後很少去那裡。」

還有人給尼莫提出中肯的建議:「好好跟媽媽溝通下以後的規劃,給媽媽點時間,媽媽會理解的。」

尼莫很快從被媽媽拉黑的鬱悶中抽離。

她讓爸爸傳話,如果媽媽再不加自己的微信,準備去三亞旅遊的費用,可就每月都轉給爸爸了。

其實,在爸爸的開解下,媽媽早就消了氣。

就著尼莫給的「臺階」,媽媽馬上加回了尼莫的微信。

尼莫堅信,父母是無條件愛她的,她會永遠得到父母的支持。

即使因為觀點不同,母女吵嘴,但並不影響媽媽給予自己更多的愛。

追求質量生活

美衣、美食、美景,在尼莫的生活中從不缺席。

下班後,尼莫跟網友分享自己新買的羽絨服。

玫紅色輕薄面料,bling-bling的那種,黑色襯裡,短款廓形。

跳脫的顏色點亮整個房間,也撥動了尼莫愛美的神經。

還等啥?必須要同網友分享穿搭!

(尼莫新買的羽絨服)

從衣櫥中找出黑色內搭、黑色工裝褲、黑色馬丁靴,然後穿上玫紅色羽絨服。

在羽絨服的映襯下,尼莫的膚色白得發光,再比個「耶」的手勢,可愛極了。

還是不過癮。

再來一套穿搭。

白色T恤,闊腿、淺灰運動褲和白色運動鞋。

青春無敵!超級好看!

尼莫感歎,這穿搭也太適合小個子啦!

跳上幾個街舞動作,擺幾個美美的pose,這麼好看的女生必須留個紀念。

甜系女孩、學院風、顯瘦穿搭……尼莫將穿搭玩得很嗨,很帶感。

(尼莫分享新穿搭)

尼莫不止一次說過,自己有一個心結,總覺得自己醜。

于是,她給自己制定了三步變美的計畫。

第一是植發,改善整體臉型;

第二是正畸,改變嘴凸;

第三是做近視眼手術,必須要有一雙清澈的大眼睛。

為了變美,尼莫不惜重金。

一項正畸,花費14萬元,她不僅掏光積蓄,還貸了款。

植發花費4.3萬元。

但效果喜人,尼莫的臉部輪廓更加柔和,側臉更有了很大改觀。

現在的尼莫,變得越來越美。

減肥餐、橄欖油、美容儀、空氣淨化器、豆漿機、小零食。

這些花費,尼莫也兼作自己的精神食糧,統統捨得買單。

誰說住家保姆就沒有休息時間?就得24小時待命?

在尼莫的時間表裡,從來都有自己的自由時間。

晚上孩子跟阿姨去睡覺後,尼莫就下班回到自己的房間。

(尼莫在玩卡丁車)

她購買了自己喜歡,用著順手的炊具,還買了小件傢俱、家電。

打開投影儀追個網劇,敷上面膜再琢磨下美食,牆上是自己設計的貼畫。

床頭擺放著自己和父母的照片,美麗的花瓶和插花也不能少。

下班後的時間,尼莫還會用來學習,前段時間,她就把教師資格證考了出來。

近段時間,尼莫又在研究寫文案、剪片子。

假日裡,她滑雪、開卡丁車,約朋友一起玩。

住家保姆尼莫,生活照樣有質量,笑容也是一如既往地燦爛。

(尼莫去滑雪)

不婚主義者

很多人操心尼莫的婚姻大事。

畢竟,尼莫已經30歲,即便在一線城市,也算是大齡女青年了。

尼莫非常直接、爽快地回復了大家的關心。

她說:「我是個不婚主義者,至少到現在為止,我都是這麼認為的。」

尼莫細說了其中原委。

成為住家保姆後,她感受到了更多家庭的內核。

雖然服務的是不同的家庭,但大多生活條件優越。

幾乎每對夫妻,甚至幾代人都在圍著孩子轉,生活都有太多的牽絆。

看多了,她就想多了,她覺得結婚、生子,並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尼莫說,她只想給自己和父母更多的人生體驗。

去不同的城市,體驗不同的生活,心靈自由,生活輕鬆自在。

現在,尼莫正在攢錢,準備帶父母游三亞。

她也正在將「不婚」的觀念傳輸給父母,爭取能給父母「洗腦」。

尾聲

一路走來,無疑,尼莫是堅強的。

但尼莫也是孤獨的。

孤獨在自己的「離經叛道」,孤獨在自己的 「另類選擇「。

年輕人可能羡慕尼莫的勇氣,但很少有人能勇敢走出這一步;

媽媽們心疼尼莫,也是將心比心,設想自己的孩子做了類似選擇,能不能承受傳統觀念和閒言碎語所帶來的壓力。

尼莫的原生家庭讓無數人羡慕,她的「追求質量生活」也讓大家稱道,但她的「不婚主義」卻讓許多人爭論不已。

(尼莫)

很多人說:「尼莫,等你遇到那個對的人,就會結婚了。」

個人感覺,對尼莫而言,這是最中肯的話了。

一餐一飯,知心伴侶,孝老養幼,尋常人家的煙火氣,也是人生最尋常的美景。

美好的,大膽去擁抱;

不完美的,不強求;

不想要的,來了,也不怕,努力改變它就好了,改變不了,就坦然接納。

一次次迎接生活的饋贈和暴擊,不畏懼,更不退縮,就是最好的體驗。

讓我們祝福尼莫過想過的生活,跟隨內心,盡情體驗人生。

也祝福大家,都能在人生選擇中,多些勇敢。

對于尼莫,你們怎麼看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