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員收彩票當小費竟中1億頭獎,接下來,一切卻成了噩夢

妙妙 2021/10/22 檢舉 我要評論

話說,彩票中大獎一夜暴富,是很多人做夢都不敢想的好事。

將近20年前,一位美國女子也曾經歷了「被餡餅砸中」的幸運,但沒想到,她也因此惹了一身麻煩,官司和危險一個接一個都找上門來......

美國阿拉巴馬州西南部大灣地區有一家華夫餅屋,是個很普通的小餐館,1999年,Tonda Lynn Dickerson就在這裡當服務員。

她不到30歲,兩年前離婚,正在想辦法改變現狀,也許是找個新老公、組建新家庭,也許是努力工作養活自己。

那年3月7日,餐廳熟客Edward Seward先生又來餐廳吃飯,飯後,他給了Tonda一張彩票當小費,他經常這樣,一張彩票幾塊錢,又方便又能討個好彩頭。

就因為這張彩票,一周之後,Tonda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3月13日周日,彩票開獎了,Tonda的那張彩票竟然中了頭獎,她贏得了1000萬美元獎金,放到現在相當于1640萬美元。

(示意圖)

因為前車之鑒太多了,好些人暴富後開始揮霍,或者被周圍人算計,結局很慘。彩票中心建議Tonda分30年逐次領獎,連本帶利每年領37.5萬,而不是一次性拿走,

Tonda聽從了這個建議,並從餐廳辭職,考慮有錢之後的生活該怎麼過。眼看著新生活開始了,她卻遭遇了一連串的官司和麻煩。

首先是她在華夫餅屋工作的服務員同事們,聽說彩票中獎後就把她告了。

因為不止Tonda一人,服務員們都經常收到熟客Edward的彩票小費,就在3月6日那周,另外三名服務員的彩票都沒中獎,Tonda中獎這次,還有一位同事的彩票啥都沒中。

這些服務員平時關係很好,大家平時經常說,如果有人中獎了,會把獎金拿出來大家平分,等Tonda真的中獎後,卻把獎金獨吞了,同事們非常生氣,覺得她見利忘義、不守承諾,于是把她告了。

但Tonda對這件事有另一種解釋,她覺得大家平時說「獎金平分」,只不過是玩笑話,誰都沒當真,也沒想到真有人能中大獎;而且,餐廳當時對小費的分配沒有明文規定,沒明確條文表示,每位服務員收到的小費都要拿出來大家平分,那獎金也自然不用一起分享。

但開庭後僅45分鐘,法院就認定「平分獎金」是服務員之間的口頭協議,這對Tonda非常不利有一對去餐廳吃飯的夫婦作證,說他們聽見服務員之間說好了,如果中獎會平分。

法庭提出讓雙方和解,Tonda拿出300萬美元分給前同事,自己還能留下700萬,但她不認可法庭的結論,拒絕和解。

事實證明,她這麼做很精明。Tonda向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上訴,2000年最高法院駁回了服務員們的起訴,原因是所謂的「口頭協議」涉嫌非法賭博,在該州,賭博是違法的,就算「口頭協議」,但它本身就是非法的,自然也不能成立。

就這樣,Tonda省下了300萬。

可沒過多久,她再次被告上法庭,這次原告是給她彩票的人,熟客Edward先生。

服務員們的官司敗訴後,Edward先生非常氣不過,讓他生氣的有兩件事,一是他也覺得Tonda應該跟前同事分享獎金,二是他自己聲稱,當初服務員們答應過他,誰的彩票中獎了,會買一輛皮卡車送給他。

Edward先生當小費送給Tonda的彩票真的中獎後,想讓她兌現「承諾」,于是把她告了,他的是,Tonda先接受了「會平分獎金」和「中獎後送皮卡」的條件,這是前提,然後他才給Tonda送了彩票。

不過,法庭以此說法沒有足夠證據為由,駁回了Edward先生的起訴,他一路上訴到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再次敗訴,之後再沒有其他理由起訴,這才放棄了。

Tonda確實沒義務送車,但畢竟彩票是Edward先生送的,Tonda的做法在一些人看來多少有點兒不通人情,不過,她的確又省了一筆錢。

第二起官司告一段落後,才太平了幾天時間,Tonda再次捲入麻煩,這次更加恐怖,她被人持槍綁架了。

文章開頭提到了,Tonda之前離過婚,聽說她中獎後,前夫Stacy找上門來,拿著一支手槍,把她綁架了,前夫開車挾持她,一路上不停說要殺了她,把她帶到阿拉巴馬州北部的傑克遜縣,停在一個冷冷清清的碼頭。

前夫挾持Tonda到一個登船點,這時她的手機響了,前夫不讓她接電話,又威脅她如果敢接就殺了她。

Tonda不斷懇求前夫放了她,說話的功夫她的手機又響了,她趁機說,如果再不接電話,對方會起疑,沒准後報警找她。

這回前夫終于同意讓她接電話,不過Tonda趁接電話的功夫,把手伸進包裡,拿出她自己的手槍,出于自衛,她朝前夫開了一槍,打中他右側胸部。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