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長達2000米!探險家探索世界最深地下洞口,裡面的景觀把眾人嚇壞

妙妙 2021/11/02 檢舉 我要評論

「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幾乎所有人都聽說過尼采的這句話,但很少人在字面意義上看過深淵。在俄羅斯,有一群人的工作就是探測深淵,而且是世界上最深的深淵,維洛夫金娜洞穴。和神話傳說中一樣,這份工作極其危險,也充滿魅力。

(維洛夫金娜洞穴)

維洛夫金娜洞穴位于格魯吉亞西北部的阿拉貝卡山,它的入口隱秘又狹小,但它的深度卻達到地下2212米,仿若直通地心的隧道。

1968年,維洛夫金娜洞穴首次被蘇聯洞穴學家發現,當時,他們只探索到115米的深度,在地圖上將它標記為S-115。

(洞穴外的阿拉貝卡山)

1983年,莫斯科的佩羅沃洞穴探險俱樂部循著地圖,來到這裡,並在之後幾年探索到440米的深度。這個數字之後三十年沒有改變,沒人知道維洛夫金娜洞穴的地下世界有那麼大。

(維洛夫金娜洞穴的入口處)

這是因為,洞穴和山峰不一樣,從外觀上很難直觀看出深度。探險隊員必須仔細尋找,找到向下的石洞,很多時候,這樣的洞口只有一人的寬度。2015年8月,佩羅沃洞穴探險俱樂部的探險隊Perovo-speleo有了重大發現。他們在洞底找到一個新的豎井(也就是天然的陡直通道),向下的位置很深,可惜他們的繩子程度不夠。

(洞穴裡一個長達70米的豎井)

這一發現為未來的研究開闢道路,2016年6月,Perovo-speleo探險隊通過新豎井,到達630米的深度。之後幾個月,他們的探索不斷深入,每次都找到新的豎井,維洛夫金娜洞穴的深度超過1000米。在2017年,Perovo-speleo的探險深度達到2204米,刷新了世界紀錄,讓維洛夫金娜洞穴成為全世界最深的洞!

(維洛夫金娜洞穴完整地形圖)

之後幾次探測,讓洞穴的深度保持在2212米,探險隊員發現整個洞穴在地下2100米是垂直的,深入2100米以後,變成一個超過6000米的巨大水準通道,一個名副其實的地宮。

(進入地宮的石窟入口)

地下的世界,一切都和地面上不一樣。完全黑暗的環境,讓洞穴裡有很多奇特的新物種,特別是稀有的蝦和蠍子,這是探險隊考察的重點。

(採集生物樣本的探險隊員)

洞裡也有大量洞穴生物化石,數百萬年來,它們的樣子被印刻在岩石壁上,極有研究價值,告訴科學家生物如何演變。最讓人著迷的是地宮,在洞底的最深處,有一個美麗的綠松石色的湖泊,長約15米,寬約8米,被烏黑的石灰石包圍著。

(地下2115米深處的湖泊)

「那是一個美麗又詭異的地方。」到達地宮的攝影師羅比·肖尼(Robbie Shone)說,「它是洞穴之美的終極體現。」不過,美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無處不在的危險。探洞非常困難,探險隊員需要用繩子一點點向下探索,沿途一路搭建營地,歷時4天才能到達洞底。

(抓著石壁向下攀爬的探險隊員)

維洛夫金娜洞穴非常黑暗、潮濕和冰冷,從地下800米開始,到處都是地下水,濕度達到100%,溫度在4度到7度左右。

(艱難的探洞之旅)

彎彎曲曲的洞穴裡還有很多積水池,探險隊員們經常需要一路遊過去,才能達到下一個豎井。這導致他們的設備經常被凍住,如果沒有帶專業衣服,人也可能被凍死。

(在地下游泳是家常便飯)

今年8月,探險隊在地下1100米的地方,就找到一具凍僵的人類屍體。黑暗中,一個穿著迷彩服和徒步靴的屍體靜靜地躺在石洞裡,他的身上帶著兩部手機,旁邊有一個背包、冰爪和登山杖。探險隊確認他不是探險隊員,不知道他是誰。

(勘測的探險隊員)

當地的阿布哈茲檢察官看到屍體後,發現他是附近的村民,一個37歲的已婚男子。一年前,他告別親人,沒說他去哪裡,然後獨自驅車來到維洛夫金娜洞穴。他明顯是個業餘的洞穴探險愛好者,在手機上查了很多探險知識,用繩子讓自己下降到地下600米的探險隊營地。

(俄國媒體的報導)

靠著吃探險隊儲存的食物,他在營地生活了一周,然後繼續下降,來到地下1100米。這個洞穴愛好者明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因為太過潮濕和寒冷,加上沒有合適的裝備,他最後死于體溫過低。

(探險隊和警方把屍體運了出來)

業餘愛好者探洞會死,專業人士也會死。2020年8月,探險隊的隊長帕維爾·德米多夫(Pavel Demidov)在地下305米一個未經開發的洞穴裡,遭遇岩爆意外身亡。

(帕維爾·德米多夫)

岩爆是指岩體因為彈性變形勢能太高,能量突然猛烈釋放,導致岩石爆裂。事發時,德米多夫剛好在一個爆炸的岩體下,他的隊友躲過了,而他當場被石塊擊中死亡。 不過,對探險隊來說,他們遭遇過最危險的情況,是2018年的洪水之災,差點全隊團滅。《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師羅比·肖尼參與了那次探險,詳細記錄下整個遭遇。

(在水中游泳的探險隊)

那是2018年9月,Perovo-speleo探險隊和肖尼來到地宮,記錄最深處的情況。他們已經在地宮營地呆了七天,收集了很多無脊椎動物標本,還拍了很多照。

(探險隊在地宮的營地)

原計劃,他們還會再呆幾天,但兩名提前離開的探險隊員來到地下1300米的營地時,發現地下出現洪水脈衝的信號。維洛夫金娜洞穴的很多區域在地下水位以下,如果地下水湧過來,成U型的地穴(也被叫做「虹吸管洞」)會被淹沒。

(積水的虹吸管洞)

探險隊員馬上向地底的同事告知這個消息。一開始,探險隊沒有太在意,因為洪水脈衝不少見,來得快去得也快。地宮的營地也非常乾燥,他們認為影響不到這裡。但一名隊員在帳篷旁邊,聽到地上的小洞傳來汩汩的聲音。他看不到任何水,但在洪水脈衝來了兩小時後,水聲沒有任何減弱的跡象,讓他非常擔心。

他把這個消息告訴隊長德米多夫,他們再去查看,不到五分鐘後,發現小洞裡已經漫出了水,漲勢極快,幾乎要噴到岩壁上。地下在漫水,上方的豎井也傳來洪水的咆哮。水的隆隆聲越來越大,像貨運火車穿過隧道一樣。接著,整個山洞開始搖晃。

幾乎一瞬間,洪水抵達豎井出口,如瀑布一樣奔流而下,澆向營地。「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眼前的一幕。」肖尼在後來的記錄中寫道,「巨大的白色水流從洞口湧進來,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巨大的白色水牆進入我們的小家。」

(營地被沖毀前最後的樣子)

那是生死攸關的時刻,所有人趕緊穿上防水衣,戴著頭盔和繩索拼命往上走。肖尼和他的助理最先抓到岩壁上的繩子,這是下來時固定好的,然後迎著瀑布的衝壓向上爬。「那股力量令人窒息,我感覺我的頭要被沖掉了。」

他縮著頭,靠著頭盔邊緣下的一點空間呼吸,用最快的速度移動。因為早年當過窗戶清潔工,他擅長使用機械攀爬器,每吸一口氣,就把攀爬器向上推幾英寸。爬了幾百米後,他和助理終于來到一個相對乾燥的地方,那裡剛好有一個營地。

因為沒有及時抓到繩子,他們以為剩下的探險隊員都死了,還好,那六個俄羅斯人一個個登來上來。探險隊員們說,露出水面的繩子已經完全被淹了,他們是用游泳的方式穿過來的。殿后的隊長還捲入了漩渦,他不斷和水流搏鬥,死命游向繩索,才保住了一條命。這完全是個奇跡,但危險還沒有解除。

在此處營地的上方70米處,有一個半虹吸管洞,隧道裡面一半都是水,想要通過只能爬行。如果下方洪水漲勢夠快,湧到半虹吸管洞,那麼所有人都玩完了。之後的16個小時,他們不停檢測水流漲勢,終于聽到水聲慢慢減弱。他們保存體力,慢慢爬出維洛夫金娜洞穴,後來才知道洪水持續了近20個小時,因為附近下了一周的雨。

(洪水退去後,地上出現波浪紋)

「這是人類在洞穴世界裡達到的努力巔峰。靠著極佳的精神、體力和運氣,我們才活著爬了出來。」肖尼說,「對我來說,這些人都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探險家。」雖然深淵危險、黑暗、難以預測,但探險隊到現在仍然在勘測它。

人們付出時間、精力,乃至生命,去一點點尋找它們的最底端,認為還能再深入、更深入。這不光是為了地底的化石、動物,也是為了人類的好奇心。

也許,後者才是源動力。

畢竟,人類是一種如此愛刨根問底的生物,我們想知道最終的答案,這也讓探索洞穴,成為一種黑暗的浪漫……


用戶評論